第 4 章(1 / 2)

Chapter04.

“你家住哪儿,叫你家里人来接你。”哪怕这女孩儿站起来了,也比程誉要矮不少,一低头就能看见那柔软的发顶。

“我能走回去,要不了多久。”薛宥卡低估了术后并发的各种情况,从家走过来花了四十分钟,而医生的医嘱是让他拆线前尽量不要走路。

早知道那天疼死也不借这个钱了!

程誉见那女孩儿走路姿势一瘸一拐,走得还慢,像乌龟爬似的,瞧着特别可怜。他蹙了蹙眉,直接把门关上了。

程誉上楼,风有些大,他拉上窗帘,站在窗户前又向下看了一眼。

外面黑漆漆的,今晚的月光出奇地淡,黑压压的林子里,那被他赶走的小孩儿已经看不见踪影了。

薛宥卡在天黑后,不太敢走小路,农村到处都是坟包,他连手电筒都没带,怎么敢一个人走小路。

天色完全暗下来,薛宥卡抓着裙子走着走着,突然,眼前出现了一道刺眼的光。

有车来了。他站在路旁,等着车过去。

卫伯赶着回家,开车速度快。远远地看见前面有个小女孩在走,他松了松油门,速度降到10迈,在靠近那小孩的时候,卫伯侧头看了一眼。

咦。

他停下车,往后倒退几步。

“小朋友,怎么是你呀?”卫伯打开自动车窗,“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在外面走。”

薛宥卡在经历强光后视线有几分模糊,定睛看了几秒,认出来:“哎!伯伯!”

“哈哈哈,是我,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?住这儿附近?”

“不是。”他摇摇头,“我家不住这儿,在河对岸,我是来还钱的。”

“还钱?”

车上还坐了两个人,此刻都没有打断卫伯跟这路边的小孩讲话,后座的程子巍好奇地多看了几眼。

薛宥卡一五一十地说了,说昨天下午碰见了那个哥哥,哥哥叫他还钱,他昨天没有时间,是今天才有时间来的,结果到了之后,发现家里没有人,就等了一会儿。

卫伯闻言张了张嘴,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发生了什么,他们吃过午饭就离开了,这小孩儿不知道在他家门口等了多久,肯定是程誉回去了,小孩儿把钱还了,程誉就让他走。

“你就为了还一块钱,这么跑一趟?”卫伯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瞧着比程誉小一点的女孩儿。

“那当然,人不能言而无信。”

“那你上车,等下伯伯送你回家。”

“不用了伯伯,我……”

“快上来。”卫伯话音刚落,后座的车门就打开了。

薛宥卡往里看,里头坐着一个少年,对方冲他友好地笑:“上来吧。”

车上,卫伯大致解释了一遍那天发生了什么:“这小姑娘那天受伤了,在桥上哭,我碰见了,说要送她回家,她不肯,我就借了她一块钱坐公交车。”

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姥爷这下算是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,他说难怪呢,第一回来山陵县的外孙,怎么会认识当地的小孩儿。不过这么讲信用的小孩子太难能可贵了,姥爷在车上夸了他好几句,说他长大必成大器。

把薛宥卡说得都不好意思了。

“那你在外面等了多久?”

“也没多久…就一会儿,我本来想走了,然后听见里头有人说话的声音,就没走。”

“有人说话?”

“就是有人打喷嚏。”

闻言,卫伯和姥爷都笑了,解释这是家里的鹦鹉。

薛宥卡微微睁大了眼,有点郁闷地摸了摸鼻子。

结果程子巍突然来了句:“程誉可真行,一块钱都要和小妹妹这样计较。”

姥爷瞥了他一眼道:“是看她可爱,逗了两句。”姥爷大概能想到原因。

程誉原本性子就乖张,昨天逗弄那小孩两句,谁知道小孩今天跑来还钱了。而且,今天程子巍来的时候压根没有通知,他们去磬州市区玩,半路了才接到电话,说程誉的堂哥子巍来了,是特意来磬州乡下陪他休养生息的。

无法,卫伯只能临时驾车去北海接机。

没想到航班晚点,程誉被迫在机场等待,他不是个耐心的,对兄友弟恭的戏码也没有半分兴趣。等了没一会儿就受不了了,自己打车走人。

所以程誉回来的时候,估计是火-药桶一个,也没给小姑娘好脸色。

车子抵达姥爷的院外,停了车,卫伯先下车给后座开车门,然后帮程子巍拿行李箱:“子巍少爷,房间还没给你收拾,等会儿我送了小朋友回来给你收拾。”

“没关系的卫伯。”程子巍彬彬有礼地笑,“房间我也可以自己收拾,不劳烦你了。”

卫伯说:“我先帮你把行李提进去。”说完,他冲着薛宥卡道,“小朋友,等伯伯一会儿,你进来坐一坐,吃点小饼干。”

“不用了伯伯,我可以坐在车里等的。”

程子巍弯腰和他对视,说:“别客气,进来玩会儿,我带了好吃的。你是本地人?你们这儿有什么好玩儿的?”

这个哥哥比刚刚那个好。

薛宥卡心想。

“我们这里…没什么好玩的。”他想了想,“我家有个茶田,可以捉迷藏。”

程子巍点头,说改天去玩。

很快,卫伯把行李放好出来,还随手拿了几包饼干和零食给薛宥卡。

他开车载着薛宥卡离开。

程子巍进了门,换了鞋才问:“姥爷,我住哪间房啊?”

储晋只好带他去二楼的空房。他知道外孙和程子巍不对付,两人虽说是兄弟,但程子巍只比程誉大了两个月,关系不比普通人家兄弟。像程家这种富甲一方的豪门,兄弟之间是一定有明争暗斗的,程誉不喜欢他就是不喜欢他,也不屑于伪装,可程子巍却总是爱扮演好哥哥的角色,尤其在长辈面前,简直像是表演型人格。

程子巍去敲了敲隔壁房门。

“有事?”门开了个缝。

他笑嘻嘻的:“程誉,我才刚到,搬到你隔壁房间了,正好来看看你。”

“嗯。”表示打过招呼了。

程誉准备关门,程子巍又道:“对了,刚刚回来的时候,碰见了个受了伤的小姑娘,她说是来还你钱的。”

程子巍叹息:“好可怜哦,都被你吓哭了。”

程誉彻底关上了门。

被挡在门外的程子巍摸了摸鼻子:“真是的,一点同理心都没有。”

-

薛宥卡到家的时候,爷爷奶奶都睡下了,他悄无声息地猫着腰潜回了房间。

清晨,起来吃了早饭,他就跟着爷爷去果园玩了。

说是玩,其实是帮忙剪荔枝和桃子。

山陵县盛产荔枝,薛家也种植了一些,果园里除了荔枝,还种了几颗桃树,另有一颗巨大的无花果树在院子里,那薛宥卡的小基地,有他的树屋和秋千,还有爷爷亲手给他做的跷跷板。

在没有搬家到县城的时候,薛宥卡就是在这里度过自己的童年的。

“米米,皮虎过来找你玩了!”

薛宥卡马上从秋千上一跃而起,隔着老远就开始喊:“嘿!哎!!虎皮!”

虎皮,大名皮虎,就住隔壁院子,是薛宥卡的发小,跟他同龄。

虎皮见到他的一瞬间先是一愣,那双被日渐膨胀的脸越挤越小了的眼睛有好几秒都停在他身上,仿佛很不可思议,过了才哈哈大笑:“薛宥卡,你真的穿裙子啊!我听我妈说,我还不信呢!”

“滚——!”

薛宥卡今天穿一条黑色的伞摆裙,肩头系着两个蝴蝶结,裙摆的纱已经勾坏了——是表姐方礼晴不要的裙子,穿在他身上有点小。薛宥卡早上照了照镜子,觉得没有想象中那么娘,加上裙子是比裤子舒服,而且是在自己家里,根本没外人,就更无所顾忌了。

谁知道虎皮来了。

还笑话自己。

“你笑什么笑,不许笑!”

虎皮笑岔了气,半晌直起身来,一边咳嗽一边不好意思地瞥着他说:“挺……漂亮……你要是长头发,我都不敢看你。”

这是实话。

这个年纪的小男孩,没有变声,喉结也不明显,加上薛宥卡生的唇红齿白,眼神灵动,尤其像漂亮小姑娘。

薛宥卡有点不高兴:“你早晚也要割,也得穿裙子!你等着!”

“你割的这个什么,”虎皮走到他旁边来,“有什么用处?”

新书推荐: 永恒之至尊乾坤传 霸天武魂凌霄凌冲 人中之龙沈默苏婉瑜. 叶玄柳韵 我第二人格是大佬 退役兵王沈七夜林初雪 绝世狂龙战神沈七夜林初雪 绝品神龙沈七夜林初雪 沈七夜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林帘湛廉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