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7 章(1 / 2)

Chapter07.

这抹稀罕的笑容稍纵即逝,很快程誉恢复了平常的模样,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薛宥卡班上也有一个同学,特别内向,不爱搭理人,同班几年了都没讲过一句话,听说是自闭症。

薛宥卡嚼着干脆面,琥珀色的眼睛骨碌碌地转啊转:“哥哥,你是不是自闭啊?”

如果是往常,程誉早该觉得烦了。

今天却很奇怪地没有一点烦躁,大概是因为空调正好吹在头顶,所以没产生这样的情绪,甚至还耐心地回答他的问题:“不是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爱说话,也不笑?”薛宥卡侧着头天真地看他,“是因为面瘫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他只是不喜欢向下兼容,也极少和女孩儿打交道。

学校里的同龄人,程誉提不起劲来跟他们做朋友,按照医生的说法,他是太自我了。

医生对他父母说:“自我不一定是坏事,也不能说是好事,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,都会有这么个阶段的,再大点就好了。”

薛宥卡问题多得要命,问了十句,程誉大概有八句回答都是一个字。

但薛宥卡一点也不烦,要是一直有干脆面吃,让他这辈子都面对这个不说话的哥哥,他也耐得住。

很快,奶奶就在楼下喊了:“米米,该回家了!”

“好!”他不舍地看着桌上的零食。

“想吃可以都拿回去。”

“不用了,奶奶会说我的……”薛宥卡脸皮没有那么厚,他站起来,“谢谢哥哥。”

程誉从桌上拿了一只巧克力给他:“揣着吧,你奶奶看不出来。”

薛宥卡有点不好意思了,在收与不收之间挣扎了足足一秒。

“……谢谢。”

“不谢。”

“米米!快下来了。”奶奶在楼下喊。

“来了来了!”

“你叫米米?”程誉突然问。

“是小名。”薛宥卡收了别人的巧克力,喝了别人的饮料,还吃了别人的干脆面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双眼弯弯,声音微糯,“谢谢哥哥,我走了,哥哥再见。”

程誉平静地说:“再见。”

但凡薛宥卡稍微分一点注意力在他身上,会发现他眼睛里好像流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和奶奶一起把陈茶带回家,虎皮叫他过去玩,两个人坐一起看虎皮今天上午才从碟片店租来的新动漫。

薛宥卡大方地分了巧克力给他吃。

“你奶奶给你买的吗?居然给你买这么贵的巧克力!”

“这个很贵吗?”薛宥卡不认识这个巧克力上的英文牌子。

“当然贵了,我在超市进口区看见过,二十块一个呢!”没想到薛宥卡居然分了他一半。

听他这么一说,薛宥卡就舍不得吃了,默默地把剩下的一半收起来了:“这个不是我买的,我交了个新朋友,那个哥哥,人特别好。”

“给你买这么贵的零食吃啊?”虎皮黑着牙齿问。

“他家里还有很多……我看他好像不爱吃,就给我了。对了,虎皮,你爸爸最近要去磬州吗?”

虎皮他爸是卡车司机。

“最近我爸不跑那条线路了,怎么?”

“那就算了……我本来想跟着皮叔叔的车去一趟磬州的。”薛宥卡一脸惆怅地解释,“我妈下下周的生日,我想给她买双羊皮鞋。”

虎皮毫不在意:“去街上随便买一双不就行了?为什么非得去城里。”

“不一样的。”他就是要去那家店。

第二天,何小由轮休,特意过来看儿子,监督他做了一天的功课。吃过晚饭等何小由去医院加班了,薛宥卡才找到机会跑出去。他揣上MP3和耳机在夕阳下狂奔,不过十几分钟,就过了桥跑到了储伯伯家里。

卫伯开了门,很意外:“小朋友,怎么这个时间过来?”

“我、我是来借用哥哥的电脑,下载一点歌曲的,昨天跟他说好啦。”

“快进来坐。”卫伯给他从冰箱里拿了饮料,听见薛宥卡问:“那个哥哥呢?”

“哪个?”

“喜欢笑的那个。”

“他昨天回家了。”

真的滚回家了啊!薛宥卡想,那个不爱笑的哥哥说话这么有分量,说让人滚就人滚了。

卫伯问道:“外面蚊子这么多,咬你没有?”

“我喷了花露水的。”薛宥卡好奇地凑近去观察他们家那只翠绿色的月轮鹦鹉:“他叫什么?他怎么现在不打喷嚏了?”

“叫关关,他打喷嚏啊,要看心情的,心情不好了不理人的。”

“那他还会说别的吗?”

“目前只会打喷嚏,别的教不会了。”

薛宥卡一直在盘问鹦鹉的事,程誉站在没有开灯楼梯中央,喊了一声:“喂。”

“啊?”薛宥卡抬头去看他,只看见一个修长的轮廓,程誉的影子被笼罩在黑暗里。

“不是要下歌。”程誉刚开始变声,说话时嗓音很哑,“上来。”

话音落,程誉转身上了楼。

薛宥卡“哦”了一声,跟着上去了。

程誉打开电脑,伸手:“MP3给我。”

新书推荐: 敖宁安陵王 陈塘林初雪 总裁求娶:名媛娇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 沈月琅萧绚璟 星辰入怀明许星辰邵怀明 轮回剑记 琴韵竹语 慕浅霍靳西_ 林子铭楚菲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叶君陈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