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9 章(1 / 2)

Chapter09.

薛宥卡刚吃过午饭出门时,还背着书包,里面装着何小由给他布置的作业。

小升初的假期,原本是没有暑假作业的,但何小由对他要求严格,专门买了七年级的练习册、撕掉答案给他写。

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只写了一点,眼看着要交作业了,只好临时抱佛脚,带着出门。

坐上车,薛宥卡把书包抱在怀里,旁边坐着程誉。储晋坐在副驾驶,问他:“出门玩儿还要学习呀?”

“妈妈给我布置了作业,我晚上回家,她要检查的。”

储晋:“这么乖。是几年级的作业,有没有不会的?有不会的,让哥哥教你。”

薛宥卡说没有。

程誉看了他一眼。

储晋还是笑呵呵的:“哥哥跟伯伯讲,你去磬州,是为了给妈妈买生日礼物?”

薛宥卡点点头。

“真有孝心。”

“储伯伯,你们去磬州,是去看展览的吗?”

“是个空间艺术展。”

薛宥卡对艺术展没有兴趣,闻言道:“储伯伯,你们几点看完展览?我可以坐公交车去买东西,买完回来再找你们,不耽误你们的事儿。”

储晋却摆手:“你买个东西能要多久?先陪你去买了,咱们再一起去看展。”

这小姑娘连个手机都没有,他们把他带到了磬州,怎么可能放着他自己去乱逛。

薛宥卡还是头一回跟刚认识不久的人出这种远门,从山陵县开车到磬州,不到一个半小时,他在车上一边听歌一边写作业,余光能瞥见程誉在玩一对筷子。

程誉玩着鼓棒,能听见他耳机严重的漏音,不用仔细听都知道是热血沸腾的动漫插曲。

买鞋的时候,看着薛宥卡从书包里掏出一堆硬币和零钱,鞋店柜员脸都僵了。

两个老人也有点意外,心下了然,这肯定是小孩儿攒了很久的钱。

一个柜员点钱,另一个把鞋包起来,薛宥卡朝那明显和她妈妈年纪差不多的阿姨问:“姐姐,能不能用包装纸和丝带包装一下,包好看点?”

“小朋友,不好意思啊,我们这里有丝带,但是没有包装纸,不过商场里有文具店,你可以去那里买,两块钱一卷。”

柜员点了两遍钱,花了好一会儿时间,把多余的硬币退给他,薛宥卡把硬币塞回招财猫存钱罐,放进书包。

程誉顺手帮他提上书包:“我说你书包怎么这么重,这些钱攒多久了?”

“攒了好几年……”过年的压岁钱,都是妈妈拿走了,说给他存大学学费,薛宥卡只能省吃俭用,把不多的零花钱攒起来,除此之外,他还在学校里做生意,开课间休息小卖部,甚至把虎皮他妈妈丢掉的炒股指南书籍收集起来,闲来无事的时候看了不少,为的是从中学点金融知识。

虎皮爸爸因为炒股买的电脑,结果在牛市末期杀下场,没多久就血本无归,气得虎皮他妈妈把电脑砸了,股市分析操盘书籍也丢了。

这一天过得很充实,薛宥卡买了鞋、包装纸,还看了展览。尽管看不懂,但是拍了照片。从展览会场出来的时候,卫伯进超市买水,让薛宥卡去挑点零食:“想吃什么就买,伯伯请你吃。”

最后薛宥卡拿了一包袋装方便面:“这个可以吗?”

卫伯诧异:“怎么买了包方便面?”

“我刚刚听你们说,要去哪里吃海鲜。”薛宥卡揉搓着方便面一角,“你们吃饭,我就吃方便面就好了。”

“海鲜过敏呀?”

“不是……”他看起来更不好意思了。

卫伯明白了过来,原来是在客气。哂笑:“你这孩子,又不是不给你吃晚饭,再说了,你买包袋装泡面,准备怎么吃?”

“当然是拌调料包干吃。”如果有条件,薛宥卡就是天天吃泡面也不会腻。

背后出现了一只手,程誉把他手里的泡面抽出来,塞回商品柜。

“你干什么?”薛宥卡回过头去。

“这个,我不会给你付钱的。”

“你不给我买,我自己有钱买。”

程誉伸手抓过他的衣领子,把他拖了过来:“你要是不听话,就不带你回家了。”

薛宥卡以一个被提着后领的姿态,睁大了眼,愣愣地望着他,好像受到威胁的小松鼠。程誉松开手,也低头盯着他,眼睛里没有太多情绪。

“哦…”薛宥卡老实地低下头。

卫伯赶紧道:“哥哥跟你开玩笑呢,不让你买泡面是因为泡面不健康,我们晚上吃什么,你就吃什么,不要客气。”

他乖乖地点头。

上车后,程誉递给他一只雪糕,薛宥卡不肯接,程誉皱眉,把雪糕往他身上一丢。

薛宥卡不是不想吃,是觉得自己吃了别人家太多东西了,是不是惹得程誉不高兴了,刚才还说不带他回家。

他抬头看见程誉正在吃雪糕,还有点馋,但他还是忍耐住了。把他丢给自己的梦龙递给副驾驶座的储伯伯:“储伯伯,这个你吃吧。”

储晋从后视镜里看,发现程誉挨着车门坐,脸朝外,看样子不怎么高兴。他问薛宥卡:“怎么?这不是哥哥给你买的吗,怎么不吃?”

薛宥卡抿了抿唇,想到一个解释理由:“我肚子…不太舒服。”说完还捂了捂肚子。

“肚子……”储晋本来想问是怎么个疼法,要不要去医院,忽然想起来什么,没有追问。

新书推荐: 我第二人格是大佬 退役兵王沈七夜林初雪 绝世狂龙战神沈七夜林初雪 绝品神龙沈七夜林初雪 沈七夜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林帘湛廉时 原来婚浅情深林帘湛廉时 超级反派系统 湛廉时林帘 我有千亿属性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