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1 章(1 / 2)

Chapter11.

程誉看着他,一瞬间想到了些不该想的。

目光扫过他说话的红润嘴唇,到这个未成熟的身体,再到这只伸出来乖乖让他打手心的手,程誉垂眸笑了笑,嗓音有点哑:“你们这儿,除了果园摘水果,茶田采茶叶,还有什么别的玩儿的没有?”

他说:“你给我当向导还债吧。”

当导游?

薛天亮就是做这个的,这个薛宥卡熟:“下河游泳去不去?”

“不去。”跟一女孩儿去游泳,没劲。

“油菜花田?还挺漂亮的,城里人来了都会驻足拍照的。”

程誉摇头。

“哎!我们家有个树屋。”

“树屋?什么样的。”

“就那儿。”薛宥卡跪在小床边,指给他看,“后院那棵无花果树上面,小时候我爷爷给我修的。”

那棵树出奇地高大,比房子还高不少,程誉望过去,隐约看见了他说的树屋,还有梯子。

简陋得令人发指。

“我喜欢在里面睡觉,”薛宥卡说,“你是城里人,肯定没睡过树屋。以前夏天还有萤火虫,现在少了,很难捉到,晚上的时候,爷爷把萤火虫捉进树屋里。”

“这是狗窝吧?”程誉站在树下往上瞧。

那垂落贴着树干的爬梯是用麻绳拴着一根根的木棍做的,瞧着不结实,而树屋那道矮小的门前挂了片大花帘子当门帘儿。还挺讲究。

“不是狗窝,狗不会爬树的。”

听他一本正经地解释,程誉无言,薛宥卡非要演示给他看,像猴子一样蹭蹭地主动爬上去喊他:“你上不上来?可凉快了。”

他坐在树屋边缘,腿搭着晃啊晃。

程誉没见过哪个女孩儿像他这样的,盯着瞧了一会儿:“里面臭吗?”

“不臭。”薛宥卡垂着头,头顶一片片落下的光斑,“你要是晚上来,我还给你捉萤火虫。”

“不是说很少了吗?”

“山上还有,茶田那边儿。”

“那你给我捉了我再上去。”

薛宥卡看了这个哥哥好一会儿:“……好好好,晚上给你捉去。你不会晚上还来吧?”

程誉挑眉:“你要是捉到了萤火虫,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薛宥卡看着下面站着的程誉,就仿佛看见了孩提时期的自己。那时候的他,也是这么要求着薛天亮,喊爸爸给他捉萤火虫。

结果现在轮到自己了。

程誉:“拿只笔,我把电话写给你。”

刚才薛宥卡说把自己的号码弄丢了。

薛宥卡十分无奈,顺着爬梯慢慢下来,上楼拿了电话簿和笔再下楼:“我用电话簿给你记,这回不会弄丢了,说吧。”

程誉报出号码,薛宥卡记上。

程誉伸手:“我看看。”

那电话簿是个很小的本子,半个巴掌大,上面记了很多人的号码,最新记的是自己的,前面还歪歪扭扭地写了名字:陈玉。

程誉:“……”

“薛米米,你连我名字都能写错?”他不可置信。

“不是这两个字吗?”

程誉面无表情地从他手里夺过圆珠笔,划掉“陈玉”二字,补上“程誉”两个字。

“记住是哪两个字,回去罚抄两百遍。”

薛宥卡感觉这大少爷是真的有点病。

不过更讨厌的人他也接触过,程誉比起来也不算什么。他扫了一眼电话簿,才知道是这个“程誉”。仍然嘴硬:“我没有写错,我写的是通假字,你又不是我老师,为什么还要罚抄我。”

程誉只是说说而已,觉得这小朋友逗起来有意思,忍不住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,力道很轻:“抄十遍,回头我检查。”

“怎么跟我妈似的……”他嘀咕。

程誉说:“我走了,捉到萤火虫打电话。”

“哦。”

程誉走之前,又要了他家的座机号码。

薛宥卡把他送出去,奶奶正好看见他回来,问:“米米,刚刚是虎皮来了吗?”

薛宥卡含糊地点头,没有说是那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。

“奶奶,山上现在还有萤火虫吗?”

“最近啊?奶奶也不知道出不出来,听人说是有的。”

薛宥卡没有叫爷爷,是拉着虎皮上山去捉的,天色已经黑了,两人打着手电筒在半山上绕了一圈,半只萤火虫都没有。

虎皮问:“薛宥卡,你怎么突然想捉萤火虫了?”

“捉来…玩。”

“我们这边没有,不过我听说钟山那边有。”

钟山有点远,从这儿过去,开车都要半小时。

薛宥卡叹气,那么远,他一个人怎么去给程誉捉。

下山的时候,虎皮打着手电走前面儿,薛宥卡走后边,却一不小心踩在了青苔上,鞋底一溜,就那么滑了一跤。

“嘶……”他坐在地上。

虎皮听见动静,立刻回身过来看他:“你没事吧!”

“没事,没崴脚,就是蹭破了皮。”在手电的映照下,薛宥卡撩开裤子看,两只小腿都蹭破了,右腿更严重一点,脚踝甚至擦出了血。

虎皮仔细看了一下他的伤:“还有点严重,那你能走吗!我下山叫人上来抬你?”

“哪有那么夸张。”薛宥卡慢慢站起来,擦了擦手掌心蹭的泥,却发现手掌心也蹭破了皮,有点出血,他也不太在意,“就这?还没割包-皮疼。”

虎皮:“……”

诚然这么说,下山的步伐还是被耽搁了,薛宥卡走得一瘸一拐。不过,他自小在农村长大,经常磕碰,这么点小伤不算什么,连药都懒得抹,用毛巾擦了就没管了。

萤火虫没捉到,他也没给程誉打电话,在台灯下闷头写何小由布置的作业。

是过了两天,程誉主动来的电话。

“薛米米,你给我捉的萤火虫呢?”程誉也实在是在这儿待的太无聊了,一点有意思的事都找不到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没捉到?”

“嗯……我们山上没有。”他诚实地说,“听说只有钟山山顶才有萤火虫了,不过我给你准备了其他的,你要过来看看吗?”

“什么这么神秘?”

“你过来就知道了!”

程誉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听他的,跟姥爷说了一声就出门了。

“你们家下午都没人的吗?”程誉来的时候,发现他家又是一个人都没有。

“奶奶去打牌了。”

“那你爷爷呢?”

“喝茶去了。”

“都不带你?”

“我又不打牌,我也不喝茶,带着我干什么。”

程誉:“你给我准备了什么?”

“你上去看看就知道了!”

程誉站在无花果树底下,表情难看地僵持了一会儿。

薛宥卡推了推他:“上去啊。”

新书推荐: 狂婿之重生999次 萌宝来袭唐诗薄夜 重生之我不想继承豪门林逸陈晨 玖璃玄寒 绝世狂龙战神沈七夜林初雪 春野小农民 殿下太爱我了怎么办 张逸风梦霓裳 手术直播系统任心王思琪 时清欢楮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