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3 章(1 / 2)

Chapter13.

“什么好东西?”

“你是十万个为什么?那么多问题,再问不给你看了。”

“我错了。”薛宥卡实在是好奇,在想自己喜欢的,会是什么好吃的,他纠结道,“可是哥哥,我晚上要走,那个好东西能改天看吗?”

“有事?”

“我妈妈明天生日,今晚我得回家,我爸也要回来。你那个好东西……能现在给我看吗?”

程誉木着脸:“不能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明晚来接你,你住哪儿?”

薛宥卡想了一会儿,说:“明天吃完晚饭,我就让我爸送我回奶奶家,然后我偷偷跑出来找你,不过天黑了,我不敢一个人过去。”

“胆子怎么这么小。”程誉数落,“算了,我和卫伯过来接你。”

薛宥卡要走的时候,程誉给他拿了一盒药膏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祛疤的,拿着。”

“我要祛疤的干什么,我不要……”

“废什么话。”程誉把药膏丢他身上。

薛宥卡忙不迭伸手去接,看大少爷那副不容置喙的模样,只好把药膏揣在裤兜里。

这个程誉,性格比养尊处优的方礼晴还要怪,如果说表姐是大小姐性格,程誉应该就是公主了,不过薛宥卡喜欢他可比喜欢表姐多。

-

何小由生薛宥卡的时候刚从卫校毕业,今年不过刚刚三十一,单从身材脸庞来看,她和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也差不多,正值年轻貌美。

今年的生日在姑母家里操办。因为姑母家的洋房大,客厅和厨房面积都不小,一家人进门办派对也不挤,而且厨房很先进,由姑母家的保姆下厨。何小由下了班,回家换了身衣服,正准备接上薛宥卡去了他表姐家,就看见儿子抱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出来。

“妈妈,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,你拆开看看。”

何小由又惊又喜,不知道说什么了:“你这孩子。”

往年儿子给她买过水晶球、音乐盒,还买过发卡,薛宥卡从很小开始,就知道给她过生日、买礼物,母亲节还会给她买一小束康乃馨。

只是这次,没想到儿子会买一双高档的红色羊皮鞋给她。

“这个鞋……米米,你花多少钱买的?你哪里来的钱?”

何小由的反应是他没有预料到的。

“我攒的钱,你喜不喜欢?我买的你的码,你穿上看看合不合适。”

“你怎么乱花钱!这、这得多贵……”这刚好是何小由认识的品牌,知道不是便宜货,米米才十一岁!就给她买这样的东西!

“不贵,”他嗫嚅着解释,“你忘了我同学她妈妈就是卖这个牌子的,那个阿姨给我折扣了,没有花多少钱。”

“你这样花钱大手大脚的,是不是平时给你零用钱太多!你……”

薛天亮打断她:“儿子的一份心意,你也别这样了,过生日最重要的是高兴,不就是一双鞋吗?能有多贵。”

何小由最后说了句:“以后不能多给你零花了,不声不响的,买这么贵的东西,还退不了。”

她穿上新鞋,牵着薛宥卡去了他姑母家。

家里已经布置好了,还专门在客厅背景墙上摆放了“HAPPYBIRTHDAY”字样的气球,长餐桌的桌布中央点燃了几支长蜡烛,烛光在富丽堂皇的欧式装潢下一点也不起眼,花瓶里插着一束小雏菊,映照着餐厅背景墙上的花卉油画。

姑母家发达后,薛宥卡记得自己第一次来他们家,就被惊呆了,觉得这是皇宫。

“今天这顿饭啊,不仅是给我嫂子过生日,”姑母说,“也是一个告别,过两天呢,我就带着晴晴去北京了,以后可能只有她放假,我才能放假回来了。”

“过两天就走?这么快!”

一下子,这顿饭就从何小由的生日宴,变成了对姑母一家的送别宴,而且薛天亮一直在跟方海铭拼酒。

饭后,薛宥卡看着天色快要黑了,注意到姑母从房间里拿出一个土黄色的手提袋:“嫂子,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,祝你生日快乐,年年十八。”

看见袋子的一瞬间,何小由表情一亮,简直有些不可置信:“妹妹,这…你怎么给我买这么贵的东西,太贵重了这,天啊。”

那是个LV的袋子巨大,看起来里面像是装了一个书包。

姑父看见那个盒子,表情也立刻变了。

姑母说:“哎呀,牌友她出国玩,我让她在希腊给我买回来的,希腊这个卖得很便宜的,比国内便宜好几千,你就别跟我客气了,我们俩客气什么呀!这个Neverfull手袋很能装的,正好你上班通勤用……”她喋喋不休地讲着这个包到底有多能装多好用。

尽管薛宥卡连耐克和安踏都分不清楚,但是对于这个叫LV的牌子,他是有印象的。

别的不知道,只知道很贵很贵,听见姑母说“比国内便宜几千块”,眼睛都直了。

薛天亮喝了太多的酒,薛宥卡也不敢叫他送。表姐回房间了,糕糕是今天才出院的,正在看动画片,薛宥卡吃了一块姑母给的酒心巧克力,糕糕看见了,马上把桌上的零食盘放在自己背后藏着。

薛宥卡装作什么都没看见,准备去叫姑母,问问她能不能送自己去奶奶家。可走到姑母房间门口的时候,他隐约听见了里头吵架的声音。

“跟你说了厂里的包不要拿出去送人怎么不听!”

是姑父的声音。

姑母满不在乎:“有什么关系嘛!我这不是没时间挑礼物了吗,我都分不出真假你以为我嫂子能知道?”

“你知不知道这有……”

后面的薛宥卡也没听清楚,因为方礼晴从房间里出来了,斜睨着他:“你站在这里干什么?”

薛宥卡回过头去望,看见她穿着纯白的连衣裙,一副出门赴约的模样。

“你要出门吗?”他问。

“我都要去北京了,我那帮朋友,说要给我送别,去KTV唱歌。”

薛宥卡眼睛转了转,忽然就有了主意:“那我等下送你出去吧!”

“你送我出去?”方礼晴有点无语,“我出门就打车,你要送我上车?”

“这都天黑了,你出去多不安全,你等我一会儿!”薛宥卡去找了何小由,跟她说:“妈,表姐要出去玩,她想让我跟她一起去,说以后几年都见不到我了……我能不能跟她出门?”

“你跟晴晴?”何小由虽然坐在客厅,但已经想回家拆包包了,“你们去哪儿?”

“她同学约她一起,就是吃个烧烤什么的,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“你们几点回来?妈妈在这儿等你。”何小由抬头能看见方礼晴打扮得很漂亮,戴着珍珠头饰,仰着脖子,像一只高贵的白天鹅,正站在门厅处,有些不耐烦地在讲电话。

薛宥卡说不用:“等会儿我跟表姐一起回来,我就直接回家了。”

“晴晴。”何小由喊了一声,“看好弟弟,别让他乱跑,也别玩太晚了。”

方礼晴听见这么一声,扫了薛宥卡一眼,点了下头。

薛宥卡跟着她一起出去,薛礼晴站在路边打车,盯着他:“薛宥卡,你是不是想去网吧上网?”

“没有啊,我送送你,等你上车了,我就回去。”他一脸无辜地笑笑。

“随便你吧,你爱去哪儿玩去哪玩,要是你妈打电话来问,我不会帮你撒谎的。”

出租车停下,方礼晴上了车,薛宥卡跟她说拜拜,她也没理,叫师傅开车。

四五年级的时候,薛宥卡也撒谎晚上跑出去玩过,有一次被何小由抓包,揍了他一顿,薛宥卡这会儿也有点退缩,心想要不然还是回家去吧,不过还是得给程誉打个电话解释清楚。

---

“……哥哥,我是米米。”薛宥卡在路边找了家小超市,花了两毛钱打公用电话,“我爸爸喝了酒,他不能开车送我了。”

“你在哪儿?”程誉问。

薛宥卡说了地址:“我用的超市公用电话,还剩十秒了,我得挂了。”

“原地等着,来接你。”

薛宥卡掐着一分钟,把电话挂了。

他不知道程誉要给他看什么东西,为什么非得等到晚上,但薛宥卡还是在超市外面坐着乖乖等他,毕竟程誉还是债主。晚上吃得有些多,困意上来了,他抱着膝盖坐,夜风吹在身上有些凉,昏昏欲睡之际,面前出现一片阴影。

“眼睛都要闭上了,这么困?”程誉半弯着腰,凝视着他。

薛宥卡抬起头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: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
程誉是直视着他的双眼的,这一个笑容突然晃花了他的眼睛,不禁别过头去。

新书推荐: 都市之狂婿战神 赘婿之王沈默苏婉瑜 至尊毒妃:邪王的盛宠娇妃苏璃楚绝影 帝君邪宠:凤后她逆天了 婚后试爱:老公站起来 永恒之至尊乾坤传 霸天武魂凌霄凌冲 人中之龙沈默苏婉瑜. 叶玄柳韵 我第二人格是大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