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4 章(1 / 2)

Chapter14.

考虑什么?

薛宥卡不知道,但接下来听见程誉来了句:“你听清楚没?”

“听清楚了,你说考虑一下,嗯。”

程誉这才回过头去看他,看见他还很快乐地在吃干脆面。

自己要是拒绝了,他是不是会哭?

程誉更烦躁了。

“药抹完啦。”薛宥卡歪着头望着他的眼睛,“哥哥,你的手表一直在响。”

手环无法关闭,程誉也摘不下来,只能努力把情绪控制下来:“走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

薛宥卡怕穿帮,先回姑母家,看见表姐还没回来,他说自己提前回来了,表姐还要等会儿——这很符合女儿的作风,姑母也并未怀疑,开车把他送回去了。

车上,姑母说起他们过几天搬走的事:“我们搬了啊,房子就空了。”

“姑母,你们以后不回来了吗?”

“要,要回来的,不过你表姐要上学,我要照顾糕糕,回来也待不了几天。”去大城市最重要的原因除了女儿读书,还有小儿子的病情,“到时候啊,你放假就来北京玩儿,姑母带你去爬长城。”

姑母车速放得很慢:“我们搬走了,房子一空,你要上中学,就搬到姑母家来住。”

薛宥卡摇了摇头,说自己可以骑车上学。

“可不是让你白住,有空的时候帮姑母把屋子里打扫一下,房子要住着才有人气,你爷爷奶奶也搬过来一起住,你奶奶可以给你做饭,这么多人一起照顾你,你学习还怕没有动力?”她之所以这么说,是知道多半很少有机会回来了,房子空着或者租给外人,都不好,不如腾给家里人住。

到家,薛天亮醉倒在沙发上,不省人事。

何小由哼着歌在卫生间洗头,听起来心情不错,薛宥卡跟她说了一声,准备进房间,被何小由喊住,她顶着满头泡泡,侧过头看他道:“米米,周末妈妈带你去磬州一趟,听个英语讲座。”

何小由时不时地带他去听一次讲座,薛宥卡已经习惯了,应了声,洗漱后进了房间,锁门后,把瓶子里的萤火虫放了出来。

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,这星星点点的荧光照亮了四面墙壁上贴满的动漫海报。

睡得迷迷糊糊之际,薛宥卡突然听见压抑的吵架声。

“薛天亮!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了,米米还要上学,这些都是给他读书的钱,你休想碰!”

“你一个月就回家一次,你哪里像个父亲了?!”

“小点声……别把米米吵醒了。”

薛天亮每个月就回来几天,这避免了矛盾,但有些时候,他们还是会吵起来。

薛宥卡迷迷糊糊地想,是不是真的像虎皮妈妈说的那样,爸爸在外面赌钱了。

很快,外面的吵架声就没了动静。第二天一早,薛宥卡看见那些萤火虫都死掉了,就把他们全部捡起来,放回玻璃瓶。

何小由给他做了早饭:“米米,等会儿你爸送你去奶奶家住几天,周末再把你接回来。”

薛宥卡看了看她,又看向薛天亮,两个人都不像昨天那么开心。

“好的。”他乖巧应了。

到奶奶家,薛天亮熄了火,掏出钱包,给了薛宥卡两百块:“给你妈妈买礼物,把存钱罐都掏空了吧?”

薛宥卡本来不想要的,突然想起他们昨晚吵架的事。

他伸手接了钱。

“爸爸,这笔钱我帮你保管,以后再还给你。”

薛天亮像叹息那样轻笑了一声:“乖孩子。”

“你不要买彩票了。”薛宥卡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外面赌钱,也没有提这个事,他凑过去抱住薛天亮,“你也不要惹妈妈生气了。”

薛天亮鼻子一酸,揉揉他的头发:“嗯,爸爸答应你。”

下车后,薛宥卡隔着车窗玻璃,突然喊了声爸爸。

薛天亮看着他在玻璃上亲了一口,听见儿子的声音说:“爸爸我爱你。”

然后薛宥卡就跑了。

“爱”这个字,是羞于启齿的,但薛宥卡偶尔会说出口。因为他知道父母爱他,同时他的想法也很简单,认为成年人也会被爱所绊住,无论有什么矛盾,都会因为这个平凡而伟大的字眼烟消云散。

---

虎皮知道他回来了,跑来找他去电动游戏厅,薛宥卡心里虽然很想去,但还是拒绝了。

“我下午还有点事,我约了朋友的。”

“你约了哪个朋友,同学吗?那可以一起去啊!”

薛宥卡想了想,觉得程誉百分之百不会喜欢虎皮的。

“是你不认识的,他让我不要叫别人。”

虎皮走的时候有点不高兴,薛宥卡看他这样,心里也难受,大概是薛天亮和何小由的事影响了他的心情,一整天都提不起劲。

下午,他把装着萤火虫的玻璃瓶埋在了无花果树底下,给它们堆了个坟墓,然后一个人躺在树屋里听歌发呆。

这个年纪的孩子,对外界的感知最为敏锐,大人都当他们是小孩,其实不知道小孩儿心里什么都清楚,薛宥卡就那么睡着了,是被人叫醒的。

他从树屋爬出去,看见下面站着的人居然是程誉,非常意外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你们家门开着,里面没人,不怕小偷?”程誉招呼他,“小孩儿,下来。”

薛宥卡揉了揉眼睛:“没人会偷东西。”

“你说给我做向导,不会忘了吧。”

“那你想去哪里?我带你去看瀑布?”

“这儿还有瀑布?”

“有啊!”说着,他顺着绳梯爬下来,没成想,梯子上的木材突然断裂,他一脚踩空,薛宥卡甚至来不及反应,就从一人高的绳梯上摔下去了,一瞬间天旋地转。

正好朝着程誉站的位置摔,程誉本想躲开,但这一瞬间的工夫,根本来不及思考,便伸手抱了一下。

程誉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,但这从天而降的重力太沉,程誉后退一步,倒在了地上。

程誉躺在青草地上,头顶是被风吹动的无花果树树叶,以及一片没有污染的蓝天白云,鼻尖是薛宥卡的短发,带着皂香的温暖皮肤,心脏不受控制地咚咚跳。

感觉非常陌生。

过了好几秒,薛宥卡才反应过来。自己没摔疼,被人抱住了——身下是个肉垫,能清晰感受到程誉身体传来的温热感。

“喂。”躺在下面的程誉,手臂从他腰上挪开,指尖点了点他的胳膊,“带我去看瀑布?”

---

“这就是你说的瀑布?”

程誉仰头看着从山涧中央喷出的一缕流水,落入潭中。

那潭约莫只有半个篮球场大,不深,清澈能见底。

“当然叫瀑布了,以前我跟虎皮,还有其他几个哥们儿来这儿游泳。”他坐在潭边,脱了鞋把脚放水里,“在那下面。”他指着瀑布,“我们挨个冲澡。”

“冲澡?”程誉一听这话,不免扭过头去看他,“你跟……几个男生?”

“对,是三年级还是四年级,我也忘了。”薛宥卡躺了下来,望着天空,水潭边的雏菊随风摇曳。

程誉皱了皱眉,长得像男孩儿,性格也男孩子气,居然跟那么多男生一起游泳。

算了,三四年级,都还是小孩儿,他勉强说服了自己,但还有点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不高兴:“以后不许跟那些男生游泳。”

“什么?”

程誉:“……水里不干净,会染病。”

“染什么病啊,不会的,这水是山泉,干净得不得了。”说着薛宥卡坐起来,弯腰在水潭里鞠了一捧水,当着程誉的面喝了一口,然后泼在了脸上。

新书推荐: 永恒之至尊乾坤传 霸天武魂凌霄凌冲 人中之龙沈默苏婉瑜. 叶玄柳韵 我第二人格是大佬 退役兵王沈七夜林初雪 绝世狂龙战神沈七夜林初雪 绝品神龙沈七夜林初雪 沈七夜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林帘湛廉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