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茄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小男友 > 【5.5W营养液加更】

【5.5W营养液加更】(1 / 2)

Chapter35.

由于临近期末,薛宥卡还有很多的论文要赶,社交、聚餐、拍照,都得缓一缓。

他们班上有很多都是天才,随便学学就好,他的话,不算天才,就是肯学,敢问,每次和教授用邮件聊天,一来一回得几十封信件。

晚上,薛宥卡去隔壁宿舍楼还书,之前高琛借了他几本理论书来做论文参考。

坐电梯上楼,格外的吵闹。

男生宿舍大家最常做的就是打游戏,连麦爆粗,现下这骂人的声音似乎就像是打游戏。

薛宥卡没有在意,敲了敲高琛的宿舍门。

高琛刚洗完澡,穿着拖鞋出来,薛宥卡看他们宿舍地面刚用水拖过,穿着鞋也不好进去,就把两本书还给他,闲聊了两句,他准备走人,隔壁宿舍突然传来几声尖叫。

那种尖利的叫声,伴随着男生的鬼哭狼嚎,两人懵逼之中,隔壁宿舍门倏地从里面打开。

一个男生脸色惨白地跳着跑出来,手里还拿着手机在拍摄:“啊啊啊啊!打死它!打死它!”

只见一只长着长尾巴的啮齿目小动物跑出来,那是一只恐怖的黑色大老鼠,高琛瞳孔紧缩,正准备回宿舍,发现舍友也看见了老鼠,手快了一步把门关上了。在老鼠朝他们快速潜过来的时候,高琛直接跳到薛宥卡身上,嘴里大喊:“别过来!别过来!!”

这么个壮汉一下扑上来,猝不及防的,薛宥卡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,怀里还抱着瑟瑟发抖的壮汉,老鼠顺着墙角溜到了其他宿舍门口,正好开门看热闹的男生都被吓得惊声尖叫,整个男生宿舍被一只老鼠搅得天翻地覆,花容失色。

老鼠消失后,高琛还惊魂未定,这才看向地上的学弟,脸臊红:“哎……不好意思啊。”

“没事……老鼠,是挺可怕的。”薛宥卡揉了揉腰,刚刚磕了一下。

宿舍门这时打开了一条缝,露出一只惊恐的眼睛:“老鼠呢?”

“跑了!”高琛没好气吼道,“瞅你们一个个怂得那B样!是不是男人??”

大家都很尴尬,宿舍门打开,冒出一股浓郁的杀虫喷雾的气味,有个室友喊:“琛哥,你女朋友打电话了!”

MEWLivehouse.

程誉在二楼跟林时茂喝酒,最近程誉格外地关注他和Wolf,自从上次在东灵山看见他俩,就觉得不太对了。

再怎么样也不会丢下老K自己跑去玩儿吧。

观察了段时间,好像是有情况。

程誉不着痕迹地问了句Wolf呢,林时茂说在加班。

“你们最近怎么老是一起出现?”

林时茂笑了笑,平静地解释:“之前Wolf说房租到期了,附近的房子没有找到合适的,远一点的他上班要两三个小时,我就让他住我那里了。”

他抬眼看着程誉:“毕竟他是我招进乐队的,也不能不管他。”

“哦。”那就是误会了。

程誉最近不知道怎么,看谁都是基佬,酒吧里看见两个男的勾肩搭背,也觉得是同性恋。

这一段时间,他没怎么联系薛宥卡,只是问过他感冒好没有,过后大概薛宥卡是忙论文,发了朋友圈说最近闭关学习,有要紧事打电话,程誉没去打扰。

就是老想,一直想。

想到连过去那个“小男孩”的影子都在记忆里淡化了,变成了现在这个男生。

程誉不知道他和高琛现在是不是还在一起,如果真的要他把AA男踢出局,是极其容易的事,可他不能做这么缺德的事,尽管从理论来说,薛宥卡先是自己的女朋友,再是因为性别变了……成了他人的男友。

况且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同性恋,只是对那个人有种超出性别的感觉罢了。

这种感觉是源于年少时的执念,至今念念不忘。

坐在对面的林时茂叨叨絮絮地说了不少,程誉好像都没听进去,心不在焉地喝酒,二楼迷乱的彩色灯光流光溢彩地落在这张轮廓分明的年轻面庞上。

这时,楼下来了客人:“你们这儿有什么好喝的酒啊,适合女生喝的。”

“今天没有演出吗?”

那人说话嗓门大,声音耳熟,程誉垂头往下一看。

——就是AA男化成了灰,程誉都能认出他来。

看他搂了个挺高的女孩儿,程誉在二楼没看清楚,第一反应是——小混蛋又戴假发了。

他霎时就不淡定了,直接站起,仔细一看。

那真的是个女生。

被高琛大咧咧地搂着肩膀,完全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姿势。

林时茂看他激动,也朝下面看了一眼:“怎么了?”

程誉收回目光,说没事。

之前他就怀疑过是不是分手了,看来米米现在是单身了。

难怪这段时间不理人,还说自己搞论文。

他把酒保叫上来:“给楼下那个A……那对情侣,推销人头马。”

程誉喝得有点醉意。虽然有自动驾驶功能,但也没有骑车,打了个车到巷口,在一月初的肃冷当中走回家。醉得有些晕眩的神经被风吹得清醒了几分,进入温暖的房间,视线再次开始模糊。

这个月他们在上海有个音乐节,薛宥卡也要去上海漫展。

上网一搜上海和漫展两个关键词,很容易就搜到相关信息。

一月十九号,刚好在他们音乐节的前一天。

程誉靠在床尾,坐在地毯上拨了电话。

嘟了一会儿没反应,本来以为电话不会接通,正准备挂断时,那边接了:“喂……?”

声音很小。

薛宥卡正在床上抱着电脑改论文,室友全都睡了,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快凌晨一点,他不敢大声讲话,小心地爬下床,捂着电话走到阳台把门关上。

“你还没有睡?”程誉问。

“……不是你给我打电话的吗?”他压低声音,“我还在改Paper,什么事呀?”

“没事。”程誉的手指揪着地毯的毛,有些困顿地垂了眼。

薛宥卡一时无言,听他语气,好像是有事,就问:“到底什么事啊,你说一说,我看能不能帮你。”

“说了没事,你别老问!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你要不说,我就挂了啊。”

程誉一个用力,把一簇毛从地毯上揪了下来。

电流声蔓延,薛宥卡也沉默。

“程誉,你在外面还是在家?”他耐心地问。

“家。”

“那你能告诉我,是什么事吗?你要说了,我才好帮你啊。”薛宥卡听得出,他的嗓音今晚格外的不一样,好像不想吵到人,是温柔的。

这个电话就此结束,薛宥卡仍不放心,发消息给他:“你是喝酒了吗?”

“那又怎么。”

“你语气别这么冲啊,就是问问你,关心一下你。”薛宥卡用手机照明悄声爬上床,窝在被窝里,“是不是喝醉了没有人照顾你啊。”

“你管我。”

程誉能自己走回来,自然是没有喝醉的,他只是太烦恼了,整个人被莫名其妙的感情所淹没。

薛宥卡眼皮困得直打架,跟他说自己熬不住了要睡了。

程誉:“你睡吧。”

程誉:“晚安。”

新书推荐: 心上人在枕边简芷颜沈慎之 风谋天下风七间慕玄雍 我的女装大佬身份被妹妹曝光了 非凡人生林夕紫薇 斯少宠妻别太坏 夫人你人设又崩了 江枫丁瑶 莫负初夏夏初七封洵 掌中宝妻,总裁宠宠宠夏初七封洵 颜白叶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