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茄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小男友 > 【日更+8.5W营养液加更】

【日更+8.5W营养液加更】(1 / 2)

Chapter43.

经过多方面的专家测试,程誉的身体其实在幼年那次手术过后就没有任何问题了,但在十四岁那年的意外晕倒,让储沛心始终放不下心。

程誉想做什么都行,但必须佩戴这枚手环。

有任何问题,她必须要第一时间收到通知,尤其是程誉一个人在内地上大学,她的手伸不了那么长,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管他。

“这个,我能取了吗?”程誉抬手,示意自己的手环。前几天刚回家,就去做了体检,报告自然没有问题。

储沛心果然摇头:“你的健康是第一位,别的我管不住你。”

“那能静音吗,这个声音很烦。”

“我拿去让工程师重新设计一下。”储沛心同意了。

程誉短暂地把手环摘了下来,明明只是一个没有多少重量的东西,并不妨碍他活动,但取下来的那一瞬间,好像身上的枷锁落下,如释重负。

薛宥卡看着手机里的消息。

薛宥卡问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程誉说:“反正你都知道,你还问。”

“我就是不知道啊……我都听你的了,怎么骗人啊。”其实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,并不重要,只是条件都谈好了,程誉又反悔,不肯告诉他,让薛宥卡开始指责他不讲信用。

程誉打字又删掉,最后说:“我把歌写好再告诉你。”

他脑海里充满丰沛的灵感,旋律呼之欲出。

薛宥卡成功被转移注意力:“你要写什么歌?”

“新歌,写好了给你听。”程誉没有说是给他写的。

琴房,程誉推开整扇朝向海湾的门,这座白色公馆是他爷爷程望山早年从葡萄牙人手中买下的,面朝海湾,草坪从黑沙滩起步,海风迎面吹到他这扇门前。

程誉的整个童年时代都在这里度过,他总是朝着窗户的方向,白天看经过海湾的船只,晚上看蓝色夜空中的繁星。

今天的夜空也有星星,不多,几颗星零散地盘踞在弯月附近。

“yourstarwillshineagainoneday,Throughdeepbluevelvetskies。”

程誉写下第一句歌词。

何小由下班回来的时候,薛宥卡还在跟他聊天,何小由敲了敲门,说:“明天年三十,六点起床,妈白天加班,先把你送到外婆家里去?”

何小由也想和儿子多待会儿,但这会儿年关,大家都在放假,医院不能放假,而且她还是手术室护士,这些天加班,就是为了腾出过年前的那晚年夜饭的时间。

一大早,何小由把薛宥卡送到了,跟父母说了一声自己要加班:“下午六点我会过来,米米,你帮外婆洗菜。”

外公外婆的老房子拆迁后,就搬到了安置小区,一栋小楼房。

年夜饭的菜早在几天前就开始准备了,已经准备好一半了,冻在冰箱里,剩下的像剁椒鱼头这样的,得现做,薛宥卡洗了菜,在餐桌的菜板上打糍粑。

家里不断有亲戚上门,客厅的电视声音很吵,满屋子都是不认得的小孩儿,一边吃零食、看电视,一边偷偷地瞧他。

薛宥卡童年在山陵县过的,和外公外婆并不亲。

但何小由把他带回娘家后,因为小孩长得乖,嘴甜,很容易就讨得了老人的喜欢。加上他成绩又好,每学期都很争气拿第一,所以每年都能拿很厚的压岁钱。

家里这些亲戚都是妈妈这边的,他不太熟悉,默默地帮老人做着事,有大人在旁边用湖南话问他学习,他也很礼貌地回答。

“这个哥哥考的T大,你要向哥哥学习知道吧?”说话的妇女牵着才几岁大的儿子,指了指薛宥卡。

另一个还是高中生的妹妹,她爸爸是直接问薛宥卡:“怎么学的考了七百多分?你这太聪明了,看你也不像是遗传啊,你妹妹总分才不到五百,怎么叫她都学不好!”

当年何小由离婚回娘家的原因,被老人给传开了,说前女婿人品有问题,在外面赌博,不是何小由的问题,亲戚们经常在饭桌上谴责薛天亮,说当年带他回家的时候,就觉得薛天亮看起来花花肠子很多的模样。

薛天亮长得英俊,何小由当年第一次带他回来,家里就有人提醒她:“是好看,那你也不能光看脸啊,靠不靠谱,对你好不好?有没有钱?”

现如今还提,她是越来越不爱回娘家,能推的都推掉,说加班,可每逢节日,尤其是春节这样的日子,再不想回来也得回来。

孩子得认他外公外婆。

薛宥卡被那些家长叫着传授学习经验,一群小孩家长围着,眼巴巴地等着他言传身教。

他只好说了几点经验:“电视可以看……”

“哥哥说可以看电视!”

话还没说完,有个小孩儿就急着跟他妈妈强调:“可以看的!”

薛宥卡说:“电视可以看,前提是作业要写完,写作业不能抄答案,得动脑筋。学习不是很容易的事,不能逼,棍棒教育不可取。”

“他不学,回回考零鸭蛋,那不打我得气死!”

一整天,薛宥卡都在当咨询师,他一个T大高材生,说什么大人都听,到何小由回来的时候,全家都跟她夸:“小由啊,你们家这个仔太聪明太厉害了,什么都晓得,你说不管他学习,我们可不信啊。”

“他真就是自觉,从来不要我管的。”何小由从来在饭桌上都是被指指点点说婚姻不幸遇人不淑的那一个,可是自打儿子上了T大,局势就变了,再也没人说她可怜了,都是羡慕她的,钦佩她会教育小孩的。

有个小孩闹着要喝可乐,他妈妈不要他喝:“喝了要变笨的,你问问哥哥,哥哥是不是从来不喝可乐。”

薛宥卡:“……”

那小孩妈妈给他递眼色,他只能配合地说:“少喝一点,会蛀牙的。”

亲戚还在桌上夸夸其谈地告诉他:“一定要在大学里找女朋友,大一的时候找,大一的时候最好找了,大二那就全是剩下的了,好的都被别人捡走了。而且你是高材生,你女朋友也得是高材生!将来生的小孩,那不是妥妥的高智商嘛!”

何小由有些尴尬:“他还没成年。”

“啊?还没成年啊?”

“读书小,五岁就上小学了。”

“那也快成年了,听叔的,下次回家,带上女朋友啊!”

薛宥卡应了一声,低头安静地吃饭,开始想薛天亮会什么时候打电话。

薛天亮平时不太打电话,大概是觉得没有脸,通常是发消息,问的都是零花钱够不够,学习怎么样,同学关系怎么样,身体怎么样,北京天气怎么样。

只有节日的时候,才会打电话来。

今天也不例外,晚上八点半,所有人都在看春晚了,薛天亮的电话一来,薛宥卡就戴上围巾往外走,何小由瞥见了:“米米,去哪里?”

“我头有点晕,出去走一走。”

“那你不要走远了啊!手机带上!”

“嗯。”薛宥卡看见电话挂了,蹲下来穿鞋。

安置小区的房子修得密集,虽然是一栋栋的小楼房,却是密密麻麻地挨在一起的楼房。

他重新拨了电话,听见对方正在通话中,知道薛天亮也在给自己打,就挂掉了。

等了一会儿,电话接通。

“米米?是爸爸。”

“爸爸,刚刚在吃饭。”薛宥卡走到小区唯一的健身器材区,坐在健骑机上。

“在你外婆家吃年夜饭啊,看春晚了吗?”

“看了……”

仍然是老生常谈的几个问题,问他长沙冷不冷,要注意保暖,多穿衣服不要感冒了。

薛宥卡口鼻闷在围巾里:“嗯,你也是。”

“跟你奶奶讲电话吗?”

“好。”

爷爷奶奶那两年连着经历两场大变故。一是讨债的上门,要他们替薛天亮还钱,结果还了一批还有源源不断的,早就超过了当初儿子借贷的本金。儿子也因此离婚,儿媳带着孙子离开。

二是女婿假包厂被查,被判刑后女儿带着两个小孩连夜跑路,离开前给了他们一个电话,说联系了人接他们全家从西双版纳过境去缅甸。

至今没有消息,金三角那么乱的地方,谁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事了,奶奶时常做梦梦见外孙糕糕在喊自己,就会从梦中吓醒。

唯一一个好消息,就是去年薛宥卡考上T大的时候,何小由给他们来了一通电话,说了这事。

两个老人当场潸然泪下,念叨着祖宗保佑,孙子光宗耀祖了。

薛宥卡这些年都没回去过,奶奶问他什么时候来,薛宥卡说放暑假了就来,奶奶问他想吃什么,他说想吃麻通。

“你给奶奶一个地址,你们学校是在北京哪个路?等你开学了,给你寄一箱麻通过去。”

电话持续了二十多分钟,挂了电话,薛宥卡也没有回去,坐在原地发呆。

周围的每一户人家都圆满地在过节,他们家本也应该如此。

群消息里,大家都在互道新春快乐,社团群里在抢红包,薛宥卡进去抢了几个赚了两百块,全发出去。

一个不认识的头像发来消息:“老师新年好,不好意思打扰了,我是汴京一梦的手游策划,您还记得我吗?”

“是漫展那个对吗!记得,新年好!”

对方开门见山地说:“请问老师这几天春节有没有时间,方不方便帮我们拍一套新春贺图。”

之前他们约的一个Coser,出来的图在群里被喷惨了,根本不敢往外发,PM叫他立刻重新找人,必须赶在元宵之前出图。

薛宥卡嗅到广告的味道:“是商拍吗?”

“是的,老师可以报个价,如果您有时间,我们立刻把服装寄到您手上,老师离珠海近吗?外面公司在珠海,如果近的话,我们还可以提供妆发和场景,摄影师也没问题。”

“我回老家过年了,长沙。”薛宥卡感觉有些冷了,但还不想回去,外公家里人多太吵了。

他顺手搜了一下“汴京一梦”这个手游。

这是一款古风模拟经营外加养成类手游,背景定在北宋繁华的都城汴京。玩家是上帝视角,需要选择人物进行养成,并规划人物的事业和人生,以及婚姻。

游戏甚至有高度自由的建筑模式,深受模拟经营流玩家欢迎。

是一款去年一经上线,就大火的游戏,薛宥卡平时没什么时间玩这些,现在一搜,发现这是个爆款新游。

热门除了游戏本身可玩性高,人物美型,还有各平台推广的缘故,策划还请了很多知名画手来画同人图,请写手写同人文,现在甚至开始请Coser,Cos游戏角色。

薛宥卡意识到这是个财大气粗的游戏,但并不懂行情,不敢胡乱报价,只得请对方开价,并且说:“如果要拍摄,我这边租摄影棚再布置场景可能有些麻烦,只能先飞珠海,拍完再回来。”

最省事最省钱的办法是,在珠海拍完,就直接回学校。

他们开学晚,薛宥卡其实并不想那么早回学校,还想多陪陪何小由,但何小由前几天跟他说年后要给房东胡医生的女儿补习,如果能躲开……

那策划让他稍等,过了一会儿回道:“不知道三万这个价格合不合适,一套宋慈,这是人设图。”

宋慈是宋朝杰出的法医学家,被称之为“法医学之父”,网上搜到的图就是常见的古人图片,长胡须的老头一个,但策划给出的人设图,也就是游戏里的人设,则设计得相当美型,黑发凤眼,又美又飒。

策划:“我们一共需要九张图。摄影、场景、后期这部分我们全部报销,如果您有熟悉的摄影师是最好的。如果价格您觉得不合适,我们还能再商议一下。”

三万块拍一套图?

薛宥卡被天上掉下来的钱砸晕了。

策划观察过他的数据,虽然是个新人Coser,但身上很有争议,刚入圈就被圈里一个大佬撕,最后新人还撕赢了,名校光环加上长相好,粉丝相当活跃。最主要的原因是,宋慈这个人物在他们的设定中外表看起来很有书卷气,是他们游戏最爆的男性角色之一,也是同人产出量最高的角色。

这种书卷气,让策划看见了Coser卡卡。

薛宥卡:“那我买初三的机票吧,想陪一下家人~”

“好的好的!”那边道,“经济舱我们也一并报销!”

随即,那边发来了一系列的要求,譬如说让他下载游戏试玩,并主动发微博表示自己是游戏粉。

这是为了做戏做全套,游戏公司并不希望粉丝觉得这是个广告,而希望透出一种Coser卡卡是真心喜欢游戏才会Cos宋慈的感觉。

“合同等您来了咱们再签。”

甲方直接转了一万的定金给他。

新书推荐: 入骨宠婚:误惹天价老公安之素叶澜成 爱到深处情无悔林帘湛廉时 萌宝来袭:总裁爹地太难缠唐诗薄夜 傲娇爹地找上门唐诗薄夜 傲娇爹地找上门唐诗薄夜 大明异星人 萌宝来袭:总裁爹地太难缠唐诗薄夜 狂婿之重生999次 萌宝来袭唐诗薄夜 重生之我不想继承豪门林逸陈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