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茄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小男友 > 【6W评+10.5W营养液加更】

【6W评+10.5W营养液加更】(1 / 2)

情侣路和滤镜过度的风景照里看起来有一些小差别,海和天空都没有那么蓝,坐着公车在海滨大道兜了一圈风,薛宥卡用假期前学姐借他的尼康相机,拍了不少照片。

从海滨浴场步行到渔女雕塑,薛宥卡还请了路人给他俩拍了几张和雕塑的合照,程誉明显不太情愿:“怎么跟老年人一样,那个雕塑太丑了吧。”

“我喜欢,就是因为这个雕塑,它才和其他的海不一样啊,你拍不拍?”

程誉皱眉,看了眼那个游客争相合照的、屹立在海上的丑陋雕塑,完全长在了他的审丑点上。

可是薛宥卡非常兴致勃勃。

程誉臭着脸:“只拍几张。”

薛宥卡抬起一只胳膊,搂住他的肩膀,一副哥俩好的模样。

程誉侧过头去看向他,薛宥卡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,眼睛像一对弯月。

从路人手里接过相机,薛宥卡道谢,然后问程誉:“那你去那边拍吧,只有海,没有雕塑,我给你拍几张?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你去吧,拍吧拍吧?好不好。”他的手已经差不多好了,拿相机不成问题。

“这个海太丑。”

“……我后期可以给你加滤镜!”

程誉勉为其难地站在海边的栏杆处,薛宥卡调整焦距,取景器里的程誉戴着墨镜,依然是平时的模样,不看镜头也不笑,是很帅但是很有距离感。

薛宥卡让他笑一下,程誉板着脸不耐烦地说:“好了没有?好了就走。”

薛宥卡只得给他闪了几张:“回去我把照片洗了给你。”

“不要,太傻了。”

“那我自己留着。”

“……不行,合照给我一张。”

“不给了。”薛宥卡抱着相机,“你说你不要的,我删了。”

“不行,”程誉伸手去抢他脖子上挂的相机,“不许删!”

虽然没有要删的意思,薛宥卡还是拔腿就跑:“我真删了!”

他只跑了几步就被逮住,程誉的手臂从后面圈住他,检查他的相机,然后发现:“……没电了?薛米米,你骗我啊。”

后背靠着程誉宽阔的胸膛,整个人像被他抱住了的姿势让薛宥卡一下没了耍着他玩的心思,大脑清空了几秒,嘀咕了句:“……是你好骗啊。”

程誉闻言,下巴在他的头顶磕了一下。

自己怎么从小到大都被同一个人骗得团团转。

偏偏还甘之如饴。

逛了一天回酒店,薛宥卡先上网查找机票:“明天拍完,我准备后天走,你是回家还是回学校?如果是回学校我就帮你一起买机票了。”

程誉几乎没有这么早就回学校过。

他又是大三,开学课很少,回去也不是为了上课,只是为了正常运营酒吧和演出。

没等他说话,薛宥卡又道:“不过今天才初六,还是回家吧,陪你家人。”

他也想过要不然自己也回家,但谎言已经说了,何小由还以为他在跟教授的什么项目,现在突然回去,很容易穿帮不说,万一又来个同事的小孩要补习怎么办。

程誉考虑了一下:“你多留一天,初八你坐我的飞机走,我也回去。”

薛宥卡没意识到他那句“我的飞机”什么意思:“那我帮你也买票了?早上的航班行不行。”

“不用买票,你蹭我的飞机,懂?”

“…不、不太懂,”薛宥卡感觉自己就像个土包子一样,“你意思是,你包机吗?”

“嗯。”

意思就是,自己坐不坐程誉都要花一趟包机的钱。

薛宥卡悄悄地问他:“能不能问一下,包机多少钱啊,为什么要包机。”
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“飞机是你包的你怎么不知道。”

程誉只好回答他:“没有算过要多少油费,你想知道我可以算一下。”

按照来回的航程距离和油价,程誉很快速地在脑海里算出来:“飞一次八万。”

薛宥卡知道他的作风,闻言竟然没有一点觉得夸张,颇为痛心地道:“……我飘了,我竟然觉得八万不是很贵……不过,是只收油费吗?不对吧。”

“不然呢?”

拍摄汴京之梦的宋慈同人图第二套时,非常顺利。拍摄结束后,五万块就到了他的卡里。

程誉开车回家了一趟,薛宥卡在网上看温泉酒店的团购,团购有一晚有两晚,两晚算下来单价要便宜一些。

他下载了五六个不同的旅行类APP,各种比价,最后找到了两个合适的套餐,收藏了。

初八上午,程誉打电话给他,薛宥卡从喜来登下楼,手边一大堆行李。

长轿车抵达大堂,程誉戴着墨镜的脸从车窗后露出来,司机下车,门童也帮忙把行李塞进后备箱。

司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笑得很和蔼:“小同学你好。”

薛宥卡猜他应该是司机而不是家人,说叔叔好。

坐上车,程誉提了一句:“卫叔是卫伯的儿子。”

卫伯在程家干了很多年,卫叔算是在他们家出生的。

程家对卫伯很好,所以卫叔从小也接受精英教育,长大后去内地做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赚了不少钱,还结婚生子了。

只可惜几年前金融危机的时候,卫叔公司遇上麻烦,不得不宣告破产,房子和厂都被银行收走,欠了其他公司总计三百万的债务,一直打官司,卫伯掏了积蓄帮他还上。

卫叔就此再也没能翻身,之后被卫伯叫回澳门,继续给程先生一家工作,不全是开车,是跟着程誉的父亲学做事。

薛宥卡不知道卫伯是谁,程誉继续解释:“我去山陵的时候,卫伯带着我,你见过他,记不清?”

“我有点…记不清了。”

程誉敲他脑门,语气无奈:“记性差。”

“你又打我。”薛宥卡用胳膊肘撞他,被程誉夹住了胳膊。

司机座,卫叔见程誉跟这个男同学关系竟然这么好,心里诧异:“小同学也是T大的?”

“是的。”薛宥卡点头。

“我女儿也在你们T大上学。”

“真的啊,哪个系啊?”

“她学新闻的,大一。”

“我也是大一!”

“你哪个系啊?”

“我金融的。”

程誉没想到他跟司机都能聊这么开心,而且话题还扯到卫叔那个女儿身上去了。

程誉跟她不熟,可能只在很久以前见过一次。但她有一次闯到Livehouse后台来了,跟林时茂说认识自己。

林时茂问他:“有个女粉,说认识你,在外面。”

程誉说不认识,不见。

结果出去的时候,正好被她堵住,除了她还有其他几个女生,大概是她跟同学讲了认识Turbo,又拿不出证据。

几个同学都在一旁看笑话似的,还有的拿手机录像,看着她冲到Turbo面前,喊了他的真名,满怀期待地问:“我是卫予茜,大前年我去过你们家,一起吃过饭,我爷爷是卫暄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程誉说不记得,骑着车走了。

现在卫叔又在薛宥卡面前提自己女儿,程誉有点不耐,打断了话题:“你回学校,住学校还是住哪里?”

“住学校啊,学校宿舍开放了的。”

“室友回来了吗?”

“没有……”他们宿舍只有一个是本地土著,过春节怎么可能在宿舍住。

“一个人住不害怕?”

“不怕,一个人住还很清静。”虽然他们宿舍没有什么大矛盾,但生活上天南地北的习惯不同,比如有的人睡觉打鼾,有的人会在宿舍看片,有一个还要打游戏骂人……

不过半年的宿舍生活,让他习惯了这一切。

抵达机场,私人通道登机,薛宥卡看见飞机不大,而外壳上的标志,还有姓氏拼音,这才后知后觉地恍然大悟——这应该是程誉家里的私人飞机。

难怪只要油钱。

薛宥卡和他的行李登机后,看见里面站着几个一看就是医生的专业医护人员,还有一些紧急医疗设备,一下有点紧张了。

这怎么这么像电影里,要把他们抓去做研究的情节。

“程誉……你是不是不能坐飞机的?”

“可以。”因为要回学校,而他的手环还在国外,现在程誉手上戴的是旧款。

“那他们是……”

“不用管他们,你坐这儿。”程誉让薛宥卡坐自己旁边的位置,扣好安全带,空姐送上果汁和零食,亲和地问:“还需要别的吗?”

薛宥卡受宠若惊:“不用了不用了,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呢。”

薛宥卡大开眼界,偷偷地拍了几张:“可以拍照的吧?”

“你要发朋友圈?”

“不发,我怕有人找我借钱。”他就是第一次,新鲜,拍照留个纪念。

自拍了几张,把旁边的酷哥也照了进去。

酷哥Turbo知道他在拍,也没有阻止,说不让拍,反而是随便他。

飞机起飞的时候,是医护人员最紧张的时候,程誉全程心率平稳,非常平静。

除了私密性舒适性以外,这架湾流和经济舱大概只有自由度和网络的区别。

薛宥卡连上飞机上的Wifi冲浪,搜出之前收藏的温泉酒店套餐给他看:“这个团购是2980一晚,送两张温泉票,房间有私汤。”

“这个是3980的套餐,也是要送温泉票,赠送下午茶和一顿火锅,两人60分钟精油SPA,还有一个观鸟的项目。”观鸟的项目是什么,他也不太清楚,想来就是去林子里看看鸟。

“我查了一下,他们的SPA平时要收888一个人,这个划算点是不是。”大概是刚赚到五万,他有底气多了,竟然觉得3980的套餐还挺划算。

“不要SPA,我不做。”程誉不喜欢有人碰触自己的身体。

“哦……”薛宥卡倒也不是馋酒店的SPA,是因为计算了一下三餐全包的消费,3980的确要划算很多,他默默地盘算了一会儿:“那我买这个3980的了?”

“你要做SPA?”程誉的眼睛透过茶褐色的墨镜看他。

“我想去,我可以一个人去做。”

“不许去,买便宜的。”

薛宥卡无法,买了便宜的团购:“节假日不能用,你几号有时间,我得提前打电话预约。”

“过两天再说。”

两个小时的航程很快过去,在医护人员松了口气的视线下,两人下飞机,打车回学校。

薛宥卡行李比较多,程誉陪他回了宿舍,一进去就开始皱眉。

地上散乱着拖鞋,有点闷有点臭味,上床下桌,几个桌子都乱七八糟的,什么袜子、内裤,都乱丢。

薛宥卡那里还比较整洁,至少桌上没有太多的杂物,都收拾得井井有条,但宿舍环境在他看来还是太差劲了。

“你在这种地方住了半年?”

“我们宿舍还可以对吧?”薛宥卡正在收拾行李,打开柜子,找到零食箱拿出来,“全国大学生都羡慕我们宿舍呢。你要不要吃零食?”

“不要。”

南区宿舍非常新,下桌还有LED的化妆镜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给男生宿舍配这种镜子,但显然比老旧的宿舍要高级,储物空间大,单独卫浴,洗手台和卫浴分开,而阳台也是单独隔开。

除此之外,配套设施也很好,负一楼有瑜伽馆和健身房,还有自习室。

对于第一次离家的薛宥卡而言,这里就是天堂。

程誉看了一圈:“没有蟑螂老鼠吗?”

“没有啊,每天都打扫,我这里肯定是干净的。”

程誉没有再说什么,帮他收拾了一会儿,问他:“想过搬出去吗?”

“我才大一啊,整天上课,为什么要搬,外面租房多贵啊,等以后开始实习了,毕业了再说。”

他考上T大,是学费全免,不过宿舍费得照常交,但也不多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食堂也便宜,总而言之,如果是一心搞学术的同学,在T大生活会非常滋润——生活成本太低了。

晚上,程誉跟他吃完晚餐回家,在乐队群里说了句:“回来排练。”

老K:“不是吧,这才几号,Turbo你都回去了?”

程誉:“你明天回来排练。”

新书推荐: 狂婿之重生999次 萌宝来袭唐诗薄夜 重生之我不想继承豪门林逸陈晨 玖璃玄寒 绝世狂龙战神沈七夜林初雪 春野小农民 殿下太爱我了怎么办 张逸风梦霓裳 手术直播系统任心王思琪 时清欢楮墨